黄频软件app免费下载大全

老司机分享破解版2020链接

   ,最快更新巅峰最新章节!

   周五深夜,范晓灵悄然来到百铁市府宿舍大院。

   为安排这次出行范晓灵真是煞费了苦心。渊城市的市委书计同样属于少壮派强腕人物,精力充沛过人,风格是白天出席各种会议和活动,到基层考察、视察,夜里叫上一班干部巡视工地,发现问题立即召开现场会,有时开到天亮若无其事回办公室处理事务。

   跟在这样的领导后面压力可想而知,之前两任常务副市长都因为吃不消或调到别处,或主动申请退二线。幸好范晓灵仕途起步就跟着方晟,习惯高强度、精细化,上任以来迅速融入环境并获得市领导班子的认可。

   与方晟订好周末之约后,范晓灵从周二开始就逐步打埋伏:当晚接待欧美客商时在市委书计面前“无意”提起母亲生病;周三、周四连续两天加快工作节奏,一下子把周日的事情都干完了;周五上午正式向市委书计和市长请假,说无论如何要回家陪母亲做身检查!

   体谅她是单身又没孩子,领导们都挥手放行。下午便乘坐飞机抵达黄树的省会龙泽,然后居然有办法租了辆车自己开到百铁。

   “那个……”方晟心虚地跟鱼小婷商量,“晚上有位朋友来拜访,……能不能到酒店凑合一晚?”

   鱼小婷刚开始是真的没反应过来,诧异道:“干嘛?男朋友不会住这儿,女朋友跟睡一张床,我又不碍事,顶多旁听而已。”

   方晟更尴尬了:“咳咳咳……主要是……那个朋友不,不太想被人看到……”

   “喔,白翎大摇大摆从不避人;徐璃跟我老朋友了也不在乎;那么应该是爱省.长,或者樊书计?”鱼小婷饶有兴趣道,“樊书计战斗力爆表,我心服口服;爱省.长嘛真没见过,很想领略一下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风格……”

   “都,都不是……”

   鱼小婷皱眉,笑容渐渐收敛起来,一言不发看着他。

   纯美ChinaJoy 可爱俏皮

   方晟赶紧安抚道:“其实真是老朋友老部下,过来真的只谈工作……呃,密谈……”

   老朋友老部下,鱼小婷顿时醒悟过来,卟哧笑道:“那个渔网秀的主儿还是勾搭上了,真厉害!反正都熟悉,直说不就行了还扭扭捏捏这么含蓄!”

   方晟脸皮再厚都顶不住,忙不迭道:“人家揣着钟组部的信息不可以轻易泄露,理解点儿行不?”

   鱼小婷郑重其事道:“该知道白翎是我的顶头上司,家里出现身份不明者要如实回报的……”

   “她身份很明确,很明确!”提到白翎,方晟头都大了,赶紧强调道,然后赔笑道,“在白翎面前也没提过樊红雨啊……”

   白杰冲到底如何知道自己与樊红雨的隐秘关系一直是个谜,鱼小婷绝无可能说,以前大丁小丁、后来老吴小吴都是樊伟的人,按说不会背叛——在那个系统忠诚是头等大事。

   手指轻轻巧巧在空中划了个圈,鱼小婷点了点他,肃容道:“明知不一样!方晟,我提醒两点!”

   这简直是省.委书计教训人的口吻,连省.长都不会这么说话。方晟心里窝囊无比,身边这些女人——一个都没办法!

   “洗耳恭听。”他说。

   “一是不准玩出人命,的孩子已经够多了,铁旗杆巷那个马上快过周了吧?哼!”鱼小婷脸绷得紧紧的,有几位娘娘叮嘱在先她也是压力山大,“二是只能偶尔尝尝鲜,不准频繁,要是我没上报而白翎听说了,后果自己考虑!白翎不敢对付爱妮娅、徐璃,收拾范晓灵还在话下?”

   “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……”

   好言好语让鱼小婷情绪稍稍好了点,却没有按他的想法住酒店,而是以安为由去了何超住处,把他赶到外面住。

   动身前关掉一些直通白翎办公室的监控设备,明天的理由自然是出了故障。

   这边好不容易安抚下来,那边悄悄开进了市府宿舍大院。

   踏进屋里,范晓灵迫不及待扑到方晟怀里,呼吸已经急促起来,眼睛水汪汪似乎要漫堤了,身滚烫滚烫!

   无须多说,压根不谈什么工作——两个市地域迥异,怎么谈啊?直接抱入卧室转入正题……

   这场战斗绝对达到以前樊红雨兵团级规模!

   从床上转战到床下,从地板转战到沙发;姿势换了七八种,范晓灵的嘴唇冷了又热,热了又冷;她感觉自己死了又活,活了又死……

   连方晟都觉得奇怪,似乎体内有着排山倒海的能量,取之不竭,用之不完,一波接一波,一浪接一浪不知疲倦地冲击、碰撞,似乎要贯穿水灵灵且紧密有致的身子!

   攀至巅峰,在范晓灵绵软悠长的低吟声中,方晟居然情不自禁哼了两声。

   一场来得及时又畅快淋漓的战斗。

   究其原因这段时间在百铁处处不顺心、事事不如意,每天都要强压几十团怒火实在压抑得太久,偏偏不再每天熬到凌晨、作息规律正常的时候,鱼小婷身上来了老朋友,可把他憋坏了!

   这也是鱼小婷窝火的原因:老娘在方晟身边守了这么久,关键时刻没派上用场而被别的女人抢了先!

   激情过后范晓灵懒洋洋倚在床头——与方晟的其他女人相比,她略显规矩些,换白翎、鱼小婷会把大长腿翘在他身上;换徐璃和樊红雨是象小猫一样蜷在他怀里;范晓灵则与爱妮娅欢爱之后立即谈工作的模式差不多,稍稍分开些距离,显示出微妙的、曾经的上下级关系。

   “知道我今晚死了几次?”她问。

   “三次……四次?”

   “最后一次我以为自己真的死了,再一想就那样死了也蛮不错,做鬼也风流呀。”

   方晟批评道:“干革命工作不要迷信,什么鬼不鬼,我们都是无神论者。”

   看他一本正经的模样,范晓灵卟哧一笑,道:“看得出来到百铁蛮辛苦的,脸颊都瘦削了,跟这帮人别动真怒,打游击似的闹着玩,就象刚才——打一枪换一个地方。”

   “胡说,几十枪上百枪才换地方呢,”方晟反驳道,“做工作一定要实事求是,保证数据的准确性。”

   说话间无意瞥见手机屏幕亮了——刚才为了避免打扰调成静音,拿起来一看居然是鱼小婷!

   “什么事?”方晟带着笑意问,这会儿心情特别好。

   只听到鱼小婷语气急促地说:“打多少回了怎么不接电话?!徐璃来了!”

   “啊!”

   方晟惊得翻身而起:“她她她……到了哪儿?”

   “她坐到百铁火车站然后叫我去接,之后我一直给打电话……刚刚我借口要把车送回市府大院,她一个人进去了估计……三五分钟就到!”

   三五分钟?!

   就算快速穿衣服撤离也来不及,没准要被徐璃堵在屋里!

   范晓灵听得一清二楚,脸色煞白地光着身子跳下床慌手慌脚穿衣服。以徐璃深不可测的背景,要是被她堵个正着恐怕仕途将遭致命打击!

   方晟急得转了两圈,道:“小婷,今晚就看了!”

   鱼小婷似乎就等他这句话,笑笑道:“行!”

   话音刚落,卧室通往阳台的门突然打开,一袭紧身黑衣的鱼小婷旋风般冲进来,二话不说挟起范晓灵就走。

   “哎——”

   方晟想说什么,鱼小婷根本没停留的意思霎时出门消失不见。

   手机屏幕又响了,果然,徐璃打来电话说站在别墅门口!

   在磨蹭的30秒内方晟做了三件事:打开室内新风系统;藏起范晓灵丢下的小包和袜子;清除刚才激战的痕迹。

   下楼开门时方晟都忍不住佩服自己,四十多岁的人了经历激烈大战后反应竟然如此敏捷,可见人在危急情况下是能够激发出最大潜能的。

   开门后方晟“又惊又喜又怨”地问徐璃为何不打招呼就过来,早知道应该到龙泽见面还省得她跑这么远等等。

   徐璃轻飘飘说给个意外惊喜哟。

   是的,徐璃来了他当然喜欢,但有范晓灵在前恐怕惊的成分更大些,这是差点出车祸的节奏啊。

   进了卧室徐璃四下看看,还别说专门为领导安装的进口新风系统效果真不一般,短短几分钟将先前味道包括范晓灵的香水散得干干净净。

   “这么大床平时都一个人睡?小婷真的住那边宿舍?”徐璃似笑非笑道,“闲着也是闲着,应该经常过来串门吧?”

   方晟悠悠道:“好啊,那我现在叫她……三个人不挤。”

   徐璃不吱声。

   本质上没有哪个女人愿意与别的女人分享心爱的男人,何况久别胜新婚。

   “最近在临海怎么样啊,我走了之后魏仁相那帮人有没有为难?省商会安分些了吧?润泽有没有新动向……”

   方晟在故意拖延时间,毕竟人不是铁打的,刚才那仗太激烈了他铆足身力量,眼下急需休整的空档。

   徐璃皱皱眉头。

   与方晟单独相处不谈工作是她的原则,人家大老远从临海过来也不是探讨国家大事的!

   “烦!”

   她只说了一个字,衣服却褪得所剩无几,肢体语言无须多说足以表达。

   天生饱一顿饿一顿的命啊,关键是刚刚吃饱了一点战斗力都没了,怎么才能重振雄风啊?!

   想到这里方晟慢腾腾上床,捂着心口说:“今晚能活着见,是我的幸运。”

   “啊,出什么事了?”

   徐璃大惊。